第二部分 文物识小录第17节 谈瓷器艺术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文物识小录第16节 说“熊经” 下一章:第二部分 文物识小录第18节 古代镜子的艺术(1)

努力加载中...

就目下展品而言,有些小弱点也可提提。如有些瓶子胎料(特别是口沿部分)似乎略厚一些,比例不大合适,不免影响美观。造型有部分破格,看来别扭,且和装饰花纹不能很好结合,似乎值得从“古为今用”目的出发,多参考些传统优秀成品,能有所折中即可改善。造型还受拘束,有保守处,或者更广泛一些从商周铜和唐陶、宋瓷,及康雍以来得到最高成就的彩瓷、单色釉瓷,全面加以注意,即可取得更多有益的启发。又青花料目前色度尚不够稳定,有的烧出效果好,有的却发呆,有的又变成如洋蓝,不甚美观,值得作更深研究,或和科学院化学研究部门合作,取得有用成果。或从青料以外再作些试验,如发现其他鲜明釉下颜色。釉里红特别是青花加紫,和釉下素三彩也待作新的努力,目下成就还不甚好。

至于立体塑像,如何从赏玩性主题,提高到有意识表现现实生活,特别是作三五尺面积的塑像群,也是值得加强注意处。因为这类作品实不宜仅仅停滞到泥人张面人郎成就上,还有更大前途。但是却唯有和社会现实结合,新的塑像瓷才会有更广大的前途。这工作广东阳江窑艺人和浙江木雕艺人,已先走了一步,作了不少有意义尝试,值得急起直追。

本于一切研究学习,都重在有助于新的生产的提高的想法,外行一得之见,或有不少错误处,写出来作为一点建议,供专家参考。并盼另日还有机会当面向各老师傅商讨请教。

惟个人认为景德镇瓷还不宜以这些成就自限。整个中国各部门生产既然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发展,新的需要将日益增多,瓷的应用范围也必然日益扩大。即以北京首都一地而言,千百种有纪念性新建筑,如博物馆、大戏院、大礼堂、地下铁道等等,都需要新的艺术装饰。景德镇瓷质料既好,又易清洁,也不怕阳光雨露,一个艺术家如善于结合需要,作出新的陶瓷设计,必可进一步发挥瓷的特长到新兴万千种事物上去,得到非凡成功。如作中型个别劳动人物雕塑,或纪念碑群像设计,用牙白瓷或加有色釉。如作大面积屏、壁、照墙、廊道装饰,用各种釉色华美彩瓷镶嵌。如烧浅色瓷砖,作门梁或室内装饰,代替彩画。此外则面对生活日益提高的人民日常生活要求,即有五十个景德镇生产日用瓷,也怕还是供不应求,必需在各省市有条件地区发展现代烧瓷业。不过景德镇生产如能注意到将来这个现实问题,即早投入部分人力,试在一部分生产中,领头当先,把当前得到普遍成功的高级绘画瓷,转用吹花贴花法代替,节省加工劳力,成为比较多数人可购买的廉价日用品,也应当看成是一个值得努力的新方向。而且这种成功,才可说是新的国家瓷业真正的成功。人民生活在不断提高,也有理由要求在不久将来即可看到这种新产品上市!这是一个方向问题。这么作并不会妨碍高级瓷的生产。如长此疏忽,任日用瓷保留到现在情况下,倒是不大合理的。

近十年以来每一次出国陶瓷工艺品预展,我都有机会参观,真是幸运,深深感到万千老师傅和工人同志共同努力下,景德镇瓷业,正若驾着千里马,以极大速度向前行进,成绩一年比一年好。看过这次在故宫展出的新产品,才知道陶瓷工艺又得到更大的丰收。特别显著如失传二百年的有色釉胭脂水,继孔雀绿、祭红、娇黄、冬青等得到成功。这些新品种都釉色明莹匀称,达到了康雍时的最高水平,今后发展还无可限量。最新生产粉彩和釉下彩茶具,折枝花处理和清秀造型结合,作到既美观,又符合实用,发展方向可说完全正确,必然会在国际上得到极高评价。这种成功实值得全国陶瓷业生产取法,搪瓷生产花纹设计也值得向此学习。此外还有许多大小瓶子,也造型健康秀拔、稳定大方,装饰图案又能结合要求,艺术效果极高。总的看来,可以说这个展出给我印象是各极其妙,美不胜收。

至于装饰加工部分,剔花堆花法,目下产品如几件天蓝挂粉盘子,是用现代西洋雕塑法,虽得到一定成功,但是还值得作更多方面试验。可供景德镇老师傅和青年艺人参考的,或者还是宋耀窑,当阳峪、磁州、定州诸窑各种不同加工雕花作法,以及明代永乐时雕漆法、嘉定刻竹法,和雍正、乾隆浆胎瓷绣雕法、浮雕法,以及康熙素三彩部分浅刻堆釉法,还有百十种不同处理,都值得保存下来,充分加以利用,不利用未免可惜。新产品中对于图案串枝、锦地开光,这次展出新花样不算多,也少新发展。这个优秀传统,也有不少值得继承下来的东西值得参考。例如近年出现极多的锦绣花纹、古代漆器、近代少数民族染织花纹,如能部分转用到新电光瓷花纹上,用作带式装饰,都必然会收到好效果。

1959年10月写

这些问题固然靠生产经验来修正,更重要还是得进一步和化学物理研究部门结合,如同烧祭红方式,能得科学研究部门合作,解决即容易得多。至于新产品中彩墨山水人物绘画装饰,在展出品中成就不见特别出色,原因大致是由于画稿画法比较保守,并不是由于技术限制。因为一般画师多习惯从清代中叶绘画取法,布色构图多比较细碎烦琐,不免精致有余,气魄不大,且乏韵味。和明代青花瓷中的简笔山水花鸟,及康雍青花山水人物花鸟比较,即可见出目下生产加工费力虽加倍,效果却不能如预期。山水画用墨彩较多,见油光,在瓷上使用凝固不灵活。为补救这一薄弱环节,私意值得从资料储备工作入手。多为老师傅准备些好画稿供观摩,从个人经验以外更充实些养料。如能博采兼收,必可得到更新的成功。个人意见不妨参用唐宋元明诸名家画稿笔法设意构图,作些插屏挂屏试验。例如花鸟用崔白、王渊、吕纪、林良、边景昭、徐青藤、陈道复、恽南田,山水参董源、夏圭、王诜、马远、赵干、松雪、云林、曹知白、盛懋、张灵、沈周、石涛、八大,人物参张萱、周文矩、李公麟、唐寅……以至参用近人齐白石花鸟、李可染山水画法,必然会有更大发展。因为老师傅能精细却不大习惯简易,一习惯,情况即大不相同。这问题和湖南湘绣、北京雕漆有

此外如雕塑人物灯座,目前取法受十九世纪国外烧瓷法影响,不大符合现代要求。浙江青田石灯走了弯路,多作细花薄叶,使用户时时提心吊胆,景德瓷更不宜学步。因为在实用品作许多精雕细琢,或者转不适宜于实用,反不如用象牙色瓷特制一种棒槌瓶或双陆樽式,或素瓷加翠绿或胭脂红剔刻暗花作灯座,给人安定愉快感,为有前途而足称真正新品种也。灯座为实用物,现代日用品不论用塑料、玻璃、合金、木材等作成,必然发展趋势是简洁、单纯、干净、利落,这也正是瓷器极容易作到的。作新的灯座创造,宜以移动便利,不怕绊倒不易碰损为方向,过度装饰不合要求。

(原载《光明日报》,1959年11月8日)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